华体会 _ app下载 069-39504870

《一个小小修鞋匠的商业帝国》二百一十四章 黄杏花被拘捕的原因

作者:华体会官网 时间:2022-06-23 13:53
本文摘要:本文系金猴原创小说虽然这五个绑匪一股脑的将所知道的绑架案有关的事情全部交接了,但警方还是没能从他们嘴里掏出姜少雄现在所呆地的地址,因为这姜少雄很是狡诈,不仅在吴王山群山中有多个窝点,而且还将那群车匪路霸分成了好几小队,每个小队都有自己的小头目,人员之间互不相识,仅凭着一些暗语交流。

华体会

本文系金猴原创小说虽然这五个绑匪一股脑的将所知道的绑架案有关的事情全部交接了,但警方还是没能从他们嘴里掏出姜少雄现在所呆地的地址,因为这姜少雄很是狡诈,不仅在吴王山群山中有多个窝点,而且还将那群车匪路霸分成了好几小队,每个小队都有自己的小头目,人员之间互不相识,仅凭着一些暗语交流。而姜少雄只与这些小队的头目有联系,他轮流在每个小队里呆,时间不会凌驾一周,而每个小队至少有己的三个以上的窝点,有的甚至夸张的有五、六个窝点,俗话说“狡兔三窟”,这姜少雄比狡兔还狡诈,他的窝点岂止“三窟”?就算是两、三个小队的车匪路霸全军淹没,也别想抓住他的神秘行踪!不外这次他亲自筹谋、指挥的绑架行动,还真的让他那到场行动的两个小队的车匪路霸人马全军淹没了,但由于每个小队的车匪路霸并不多,也就五、六个,这次警方行动,连同五个绑匪也就只抓到十一小我私家。

这次绑架行动失败,让姜少雄恨得咬牙切齿,心想这盛长斌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怎么哪儿都有他。而有他在的地方肯定是自己倒霉之处,他十分纪念盛长斌被关进牢狱,自己在“虎螂夜总会”为所欲为的日子,由此他越发确定,盛长斌惹不起,以后得离他远点,通常他身边的人一个也不能动,虽然他很是怀恋林雪那美妙的身子,但这美娇娃是盛长斌的心腹,一动她一定会引起盛长斌的极大反弹,就算自己躲到地底下,他也会将自己挖出来的,所以还是算了吧,命比色欲重要!再说盛长斌解救魏英俊回来,与杨佳颖讲了整个解救历程,特别是讲到绑匪将索要钱财和藏匿人质分设两处,自己一时疏忽而没能实时察觉,差点酿成大祸,让杨佳颖随着紧张了一回,嗔怒道:“以后这类事,你还是少管,别稍有不慎,害人害己!”盛长斌则嬉皮笑脸隧道:“放心吧娘子,在我这儿从来没有第二次的疏忽!”杨佳颖想想也是,自己的丈夫从来行事都心思缜密,很少有疏漏,否则也不会次次脱手都乐成,可是俗话说“常在河滨走,哪有不湿鞋的”,于是道:“你以后小心点,万事不行大意!”盛长斌道:“知道了,谢谢妻子体贴!”聊着聊着,盛长斌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道:“另有一件重要的是给忘了!”杨佳颖见他突然紧张的样,埋怨道:“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盛长斌一边掏手机一边道:“把黄杏花的事给忘了!”杨佳颖也跟著紧张起来,道:“赶快打电话联系她,金轮生物科研大厦已经装修好了,就等她来团体公司主持生物研究事情了,这可是团体公司,新的科研课题呀!”盛长斌在杨佳颖的付托中,找到黄杏花的手机号码拨了已往,话筒里传来的依然是汉英双语的关机提示。

盛长斌感受事情很蹊跷,怎么会这样?自黄杏花在加拿大多伦多机场遭遇以来,已经两天一夜了,再有什么误会也不行能这么长的时间没有消息!突然,他想到昨晚做的谁人奇怪的梦,一种欠好的念头升起来,他不觉嘟哝道:“不会被加拿大警方被扣留了吧!”一想到这里,他的心就越发紧张,他想如果是这样,她单元应该收到信息。但他没有黄杏花单元的电话号码,怎么与她单元取得联系呢?杨佳颖提醒道:“从网上搜索她单元的信息,也许能找到他们单元的电话号码!”于是伉俪二人赶快打开百度APP,输入黄杏花所在单元的名称__中国医科大学生物系,一点“百度一下”,页面上泛起了许多相关词条,在这些词条中,还真让二人找到了黄杏花单元的联系电话号码!盛长斌根据上面的号码拨已往,响了几声,便被人提起,内里传来一其中年女性的声音道:“喂,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盛长斌道:“贫苦帮我找一下,生物系的黄杏花黄教授!”虽然中国医科大学的生物系很大,教授也许多,但黄杏花研究结果斐然,名声卓著,所以系里从上到下,大多认识她,所以盛长斌一提起她的名字,对利便道:“黄教授出国学术会见学习去了,还没回来!”盛长斌道:“怎么可能呢?原计划她于昨晚就该回来的呀!”对方问道:“请问你是?”盛长斌道:“我是他表哥,昨天他还给我通过电话,说她已经到达机场......”他居心不将黄杏花在多伦多机场遇到贫苦的事出来,看校方怎么反映。电话那头道:“是这样的,昨天我们已派人根据黄教授的航班去首都机场去接她去了,不知何以,她暂时取消了行程,没有登机,我们现在也没有联系上她,也许是外方暂时又有学术上的摆设需要她出席!”盛长斌问道:“你们出国学术会见经常会有这样的情况吗?”对方回覆道:“不是经常,偶然会有的!”看来校方也不必自己知道的多,再问下去也没啥意思,他跟对方道了声谢谢,刚要挂断了电话,突然又想到什么,道:“利便提供一个黄教授到场加拿大方学术交流单元的联系电话吗?”对方找了一会儿,便把加拿大肆办学术交流单元的联系地址和电话告诉了他。盛长斌向校方致谢挂了电话,立刻拨通了加拿大学术机构的电话,这次举行学术运动的是加拿大一所著名大学___多伦多大学举行的,接到电话的正好是该次学术运动组织者的女助手名叫“琳达”,她听盛长斌询问黄杏花的消息,便热情的用流利的英语道:“黄教授已于昨天登机回国了,这儿的学术运动已经全部竣事了!”盛长斌一听,急了道:“黄杏花教授基础没有登机!”琳达一听也是一怔,道:“怎么可能?机票是我给她订的,也是我亲自送她到多伦多机场的......”盛长斌心道,看来学术运动举行方也不知道黄杏花的踪迹。

于是他便把黄杏花在多伦多机场的遭遇简短地向琳达作了先容。琳达问道:“请问先生,你尊姓?是黄教授的?”盛长斌如法炮制道:“我姓盛是她表哥!”琳达“喔”了一声,便改用汉语道:“盛先生,我也是加籍华人,与黄教授在学术运动认识后,成了很好的朋侪,这样吧,我去相识相识,有什么情况,实时与您相同!”于是二人交流了私人电话号码。

一番电话后,盛长斌越发确定黄杏花被加拿大警方扣留了,但他不能确定的是,加拿大警方是否真是以其护照上的问题扣留她的,如果是为什么不向学术举行方和她的单元确认相关信息呢?这中间究竟还隐含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工具呢?盛长斌不相识加拿大的执法,但这也难不倒他,他跟杨佳颖打了一声招呼,便乘电梯下到金状师所在的法务部楼层,向金状师咨询加拿大国家的相关执法法例。金状师主持的“金轮执法研究院”的下属状师事务所,也有设有外洋的相关机构,曾经和现在均在受理外洋的执法业务,所以,对世界主要大国的执法划定也是比力熟悉的,尤其是金状师还是这方面的专家。盛长斌向他咨询了有关护照和签证信息出了问题,根据加拿大的执法该怎么处置惩罚?金状师道:“一般当事人会被逮捕,随即会被驱除出国的,但也有被判拘役的。

”随即他又道:“这段时间,加拿大警方加大了对持假护照和假签证的检查力度,并把中国、印度作为主要严核对象!”盛长斌便将黄杏花的情况给他说了,金状师也感受奇怪道:“一般都是进入加拿大时,严查护照和签证,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出来的时候还要查的如此严的,而且按说黄杏花是因公签证,通常情况下这是最不容易造假的,这样的护照和签证怎么会有假?这里边是不是有其他因素?”金状师的话,进一步证实了盛长斌自己的料想,黄杏花肯定失事了,而且绝非护照和签证那么简朴!但他现在还不能有进一步的行动,因为他另有等一个最有力的证据,那就是琳达代表学术运动举行方去核实黄杏花的行踪后,向他反馈的信息!盛长斌在家里坐立不安的等到晚上十点半,在加拿大多伦多的琳达才把相识到的情况,电话见告了盛长斌,据她说,加拿大警方最初是以黄杏花护照和签证上的问题将她拘捕的,但真正的原因却是应美国一家地方法院的逮捕引渡要求,将她抓起来的,也就是说黄杏花基础没有冒犯加拿大的任何执法,所谓的护照和签证问题实际都是加拿大警方抓捕黄杏花的一个捏词。至于美王法院为何要向加拿大警方提出引渡黄杏花,也就是说黄杏花违反了美国的什么执法,加拿大警方也说不清楚,只是强调他们与美国有引渡协议,也就是所谓的污名昭著的“五眼同盟”协议。据她讲这是专门针对停止中国高科技技术的一个协议。

琳达向盛长斌表现了歉意,说这涉及到了政治,她也无能为力了!盛长斌放下电话,立刻拨通了金状师的手机,将刚刚相识到的情况见告了他,金状师建议,立刻联系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向他们求救,争取获得他们的资助。盛长斌从网上找到了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的电话,立刻拨打了电话,将相识的情况向大使馆作了先容,大使馆听到先容后,也十分受惊,他们深知谁人所谓的“五眼同盟”是个什么工具,已往的运动都是半明半暗的举行,但如今如此明目张胆的果然侵犯中国公民的人身权利,这还是第一次!他们给盛长斌明确的回复,中国大使馆绝不会置中国公民在外洋人身权力被肆意侵害而坐视不管的!。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官网,《,一个小小修鞋匠的商业帝国,》,二,百一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s56s.com